新闻中心

深圳电动蝶阀讯:用工荒问题加剧——新年刚过许多企业招聘不到合

】【中

】【小

摘要:】“用工荒”现象从2003年开始在我国出现,这个问题一直影响到现在。从2011年开始,中西部地区许多传统劳务输出大省,也加入了农民工“抢夺战”,这一人力资源的“争夺”,在今年表现得尤为突出。为缓解“用工荒”,不少企业都给员工加了薪,然而,农民工的医疗、养老等后顾之忧,随迁子女入学难,难以享受廉租房、公租房等,都限制了农民工融入当地生活。因此,企业要转变用人观念,过去短平快的低端用工模式已经不适应新生代农民工的要求,企业需要有长期的用人规划,为农民工提供上升通道和培训机会,让农民工有归属感。新年刚过许多企业招聘不到合适的员工是谁之错?下面为大家详细介绍:

【深圳电动蝶阀】“用工荒”现象从2003年开始在我国出现,这个问题一直影响到现在。从2011年开始,中西部地区许多传统劳务输出大省,也加入了农民工“抢夺战”,这一人力资源的“争夺”,在今年表现得尤为突出。为缓解“用工荒”,不少企业都给员工加了薪,然而,农民工的医疗、养老等后顾之忧,随迁子女入学难,难以享受廉租房、公租房等,都限制了农民工融入当地生活。因此,企业要转变用人观念,过去短平快的低端用工模式已经不适应新生代农民工的要求,企业需要有长期的用人规划,为农民工提供上升通道和培训机会,让农民工有归属感。新年刚过许多企业招聘不到合适的员工是谁之错?下面为大家详细介绍:

首先需要注意的是——劳动力待遇不高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农业大学校长邓秀新说,“用工荒”是由各个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人们不去沿海发达城市打工,而选择在家门口就业,这说明中东部、以及农村与城市的发展差距在缩小,“我在家门口打工,和去沿海打工收入差不多,我为什么还要去呢?”邓秀新认为:用工荒绝不是一个坏事情,因为这会让企业认识到,劳动力是企业经营最大的财富,那么企业就要提高劳动力的待遇。而政府也要思考:人才是社会最保贵的资源。当整个社会有了重视人爱惜人发展人的理念时,用工荒问题就能够得到缓解。

另外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煤炭集团丰城矿务局坪湖煤矿洗煤厂生产一线洗煤班班长胡淑萍说,煤矿工人都是很辛苦的,在常人的眼中,提到煤矿工人,首先浮现在脑海中的就是井下的煤矿工人,浑身沾满黑色的煤灰,只有牙齿是白的。其实洗煤工人同样辛苦,干的都是又脏又累的活,并且煤矿的效益在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他们。胡淑萍还表示,这些年,煤矿工人的工资待遇也有了相应的提高,但与此同时物价上涨也很快,只能够维持正常的生活,除了吃饭住房,就没有多少节余的钱可以支配。这些年煤矿的效益也好了,希望煤矿工人的待遇再高一些。

其次需要把握的是——不能只打温情牌

“企业高管向企业职工鞠个躬就能留住人才了吗?我看这不是个办法。”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湖北嘉鱼县官桥八组组长、田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宝生在面对“招工难”这个问题时,显得气定神闲。“我们企业的工人,基本没人愿意离开。”在这个拥有煤矿、乡镇实业和民办高校等产业的民营企业家看来,打再多“温情牌”,不如为企业工人的生活解决些问题来得实在。比如住房、五险一金和工资待遇。在他的企业,只要向员工承诺过的待遇,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兑现。“员工和企业一起成长,分享企业发展的成果,这样做,哪里还会有用工荒?”

“80后、90后‘新生代农民工’中的很多人在进入城市后难以找到合适的社会位置,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存挑战。”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监督委员会副主任陈清华呼吁,消除农民工与城市的隔阂,让其融入企业、子女融入学校、家庭融入社区。陈清华委员发现,新生代农民工社会经济地位从总体上处于城市社会的底层,他们没有返乡务农的意愿,没有务农的技能,也没有享受和城里人同等的待遇,既不能“安居”,也无法“乐业”。为此,陈清华委员建议,加快户籍制度改革,逐步剥离附着在户口上的不公平福利制度。加快制定新生代农民工落户城市的政策,进一步探索提供均等的医疗、养老和就业等公共服务。

最后企业者还没有做到的是——打工者的归属感

在政协委员、浙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沃尔沃汽车集团董事长李书福今年的提案中,“用工荒”是一个重要关键词。“为什么不少企业稳定不了职工,会大面积出现用工荒呢?关键在于中央一系列的职工权益保障措施还不能完全落到实处,让一线劳动者真正体验到受尊敬的自身价值和利益保障。”李书福称,目前各地出现的“用工荒”现象已不能简单地归结为薪酬问题,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这些年来一线劳动者的权益被忽视,使他们的归属感严重缺失。李书福指出:切实保障员工权益,是缓解“用工荒”的关键一步。

同时,全国政协委员、甘肃省工商联副主席、西部中大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苏如春表示,“用工荒”让企业意识到充足的人才资源是企业经营最大的财富,只有提高对员工的重视度才能留住人才。“用工荒”已不只是薪酬问题,更深层原因是一线劳动者的权益被忽视,其归属感严重缺失。他认为要加强员工的归属感,不造成企业劳动力流失,应该进一步改善职工的保障环境。

BACK